年僅40歲!馬鞍山年輕法官的生命定格在掃黑除惡第一線!
瀏覽次數:83  作者: 鄔剛  信息來源: 馬鞍山日報社融媒體  發布時間:2019-11-21

有一句話常用來形容英雄:生命不息,沖鋒不止。2019年11月2日,年僅40歲的馬鞍山市中級人民法院刑一庭庭長、市中級人民法院掃黑除惡專項斗爭領導小組辦公室副主任席偉同志,因病永遠地離開了他沖鋒在前的掃黑除惡專項斗爭的第一線,用生命譜寫了一名共產黨員、一名人民法官對黨和人民的無限忠誠、對司法事業的無限熱愛。

停止一切工作,這病是有生命危險的!

那是2019年7月17日,40歲的席偉和往常一樣,正認真傳達上級會議精神,認真聽取各區縣法院介紹掃黑除惡專項斗爭中案件審理情況。席偉聽得仔細、問得詳細。最后,席偉向與會人員提出貫徹落實要求,并就全市刑事法官案件審理提出具體目標和要求,會議從下午1時許一直開到華燈初上。

這個時間對于他,對于法院掃黑除惡的同志們來說,都是再正常不過的工作節奏——熬夜加班,吃不上飯都是常有的事情。

但是,今天他覺得很不舒服。“是不是天氣太熱了?”他不停地喝著冰水,希望能降降體溫。

已經有段時間,席偉總覺得身體不舒服,他以為是感冒,上街到藥店買點感冒藥吞下,好歹對付了幾天。他實在不想因為自己的病耽誤工作,特別是最近,全市掃黑除惡專項斗爭向縱深推進的重要時期,大量涉黑涉惡案件進入訴訟程序,審判壓力巨大,也正值省委指導組駐點指導、中央督導組即將開展“回頭看”的關鍵時期。當法官的,真的沒時間生病呀!

會議結束,他忽然感覺到身體劇痛,站立不穩。同事們發現情況關心詢問,他咬著牙輕聲說:“沒什么,一會就好……”實際上,家人早就看出他不大對勁,勸他上醫院檢查。他老是說,沒事,頂一頂就過去啦??蛇@回真的是頂不過去了,他終于進了醫院。

檢查報告出來了,急性胰腺炎。醫生嚴肅地告訴他:停止一切工作,這病是有生命危險的。

怎么能放得下?從安徽大學法律系畢業后,席偉進入法院系統18年了。他早已把一顆心獻給了神圣的司法事業,審判工作成為他日常生活中分量最重的一部分。2019年2月,因掃黑除惡專項斗爭工作的需要,他從刑二庭庭長的崗位調整到刑一庭任庭長,同時擔任市中級人民法院掃黑除惡專項斗爭領導小組辦公室副主任,帶頭承辦重大黑惡案件??烧郎蕚浯蟾梢粓鰰r,病魔卻纏住了他。還不到40歲呀,那么多案件正等著他處理,那么多工作等著他去協調……他怎么能輕易離開呢!

你能把他工作的心沒收嗎?

入院第一天,躺在病床上,席偉感到孤獨、煩躁,仿佛是猛虎囚于鐵籠,雄鷹系于鐵鏈。他努力從思想深處打撈那些最讓他關心的事,結果全是掃黑除惡的案子。2017年以來,被告人王某與被告人葉某、李某某等十余人混跡在一起,尋釁滋事,隨意毆打他人,欺壓百姓,逐步形成了一個以被告人王某為首的惡勢力犯罪集團。

“這可是塊硬骨頭。”席偉很想給同事打個電話問問案子的進展??墒?,那個記滿案件信息和電話號碼的本子沒帶來。他打電話給妻子,請她無論如何也要把本子送來,他有急事。

妻子知道席偉的脾氣,很快把本子送進了病房。下了班,他直接打電話給加班的同事們。聽見席偉那微弱的聲音,大家啜泣了:“席庭長,你住院了還在關心案子,我們準備下班就去看你!”

席偉不答應他們來,他太清楚庭里的情況了。刑一庭被同事們譽稱為“法院半邊天”,在很多重大案件中,罪與非罪等原則性問題都需要這里拿出意見。今年刑一庭除了常規工作外,掃黑除惡專項斗爭工作任務艱巨,案多人少矛盾尤為突出。在掃黑除惡專項斗爭“攻堅戰”中,他們不僅自身有大量案件要審理,還要協調全市法院的掃黑除惡專項斗爭工作。

“自己住院給工作帶來的損失已經夠大了,要是同事們再來探視,耽誤時間、影響辦案,這不是要他的命嗎?!不能來,說什么也不能來!”短短幾天,席偉一直和他的同事們保持著熱線聯系,許多同事都接到過他的電話,問情況,出點子,有時還幽默幾句??蓞s沒有一個人笑,他們笑不出來。

醫生勸他盡量少打電話,他嘴上答應,可等醫生一走,又打。醫生對他的妻子說,干脆把他的手機“沒收”好了,妻子最了解丈夫,搖搖頭:“你能把他工作的心沒收嗎?!”

妻子也是一名戰斗在掃黑除惡專項斗爭一線的檢察官,她理解丈夫,也知道掃黑除惡專項斗爭工作的艱辛。她和席偉談心的時候,認真地說:“身體養好,再去工作,也是對事業的負責呀。”

席偉故作輕松,做個投籃的手勢:“別忘啦!我可是籃球健將。”身高一米八幾的席偉在大學時代就是學?;@球隊的成員。此刻,他對自己的身體仍然充滿自信。

一天中午,妻子和小學六年級的兒子來到醫院給席偉送飯,卻怎么也找不到丈夫。懂事的兒子對媽媽說:“爸爸一定是偷跑回去審案子了。”果然,席偉覺得自己情況稍好一點,就趁中午醫生休息的時候返回單位加班了。

“同志們都在堅持,我可不能倒??!”

住院19天之后,在體內囊腫并未徹底治愈、身體十分虛弱的情況下,席偉沒有聽從醫囑,堅持出院后帶病回到工作一線。

同事們幾乎認不出他,兩個星期時間整個人竟瘦了一圈。大家擔心他:“不要那么拼,工作是干不完的,身體最重要。”可他卻淡淡一笑,說:“沒事,我還行,現在是掃黑除惡專項斗爭的關鍵時期,同志們都在堅持,我可不能倒??!”

在一次研判王某等人惡勢力犯罪案件的案情時,席偉認真審閱案件中“情節嚴重”的認定情況,一個事實、一個情節都要反反復復核實把關直至會議結束。會后,大家從書記員小鄧那里才得知,席偉剛從醫院打了點滴回來就投入工作。

“掃黑除惡案件的特點就是被告人多,案件事實繁雜,法律關系復雜,但無論多么復雜的問題,經他左右點撥,頓時茅塞頓開。”一位來自縣法院的法官同事回憶道,對掃黑除惡專項斗爭中的疑難復雜案件,我們無數次前往中院刑一庭進行研討分析。每次席偉都立即放下手中的事、擠出時間,親自聽取匯報,詳細了解案情,并給予有針對性的意見建議。

“擔當!”是領導和同事們給予席偉最多的評價,在工作過程中,他對上級說得最多的字眼是:“這事交給我!”對于下級說得最多的字眼是:“跟我一起做。”在他的工作中,迎難而上是重要的關鍵詞。在遇到疑難復雜、法律適用難以把握時,他不辭辛苦地和同事們一起向上級請教,或者利用他們來馬鞍山開庭的間隙時間進行探討,為掃黑除惡專項斗爭在準確理解、正確適用法律法規上、在拓寬辦案思路上不斷鉆研。

怎么能忘記呢,他堅持依法嚴懲,把打擊鋒芒對準黑惡勢力頭目、骨干成員及其“保護傘”,該重處的堅決依法重處。一批重點案件一審判決或二審生效。馬鞍山市被督辦、掛牌的和縣、含山、當涂、花山、雨山、博望等地的重大涉黑案件全部審結,一大批黑惡勢力首要分子、骨干成員受到了法律的嚴懲。

怎么能忘記呢,他加大“打財斷血”力度,對涉黑涉惡罪犯依法適用財產刑。結合“江淮風暴”執行攻堅,進一步強化涉黑涉惡案件財產刑移交執行工作,堅決摧毀黑惡犯罪分子的經濟基礎,依法對224名黑惡犯罪分子判處罰金3230.6萬元,對7名黑惡犯罪分子判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對2名黑惡犯罪分子判處沒收個人財產180萬元。

怎么能忘記呢,他堅持嚴格公正司法,在從嚴打擊的同時,嚴格執行刑法、刑事訴訟法、“兩高兩部”指導意見,嚴把案件事實關和證據關,準確定罪量刑。切實防止“降格”處理、人為“拔高”情形,把好案件質量關。

以下數字可以作為生動的注腳。席偉和同事們堅決落實中央督導反饋問題整改任務、推進案件快審快結,4月份以后的結案數占總數74.4%,打了漂亮的翻身仗。

在耀眼的成績面前,一切似乎都回到正軌,8月11日,一位朋友突然在微信運動上看到席偉的運動步數有一萬零幾步了,很詫異打了個電話給他,樂呵呵地問:“走一萬多步了,好了嗎?”席偉告訴他:“上午去檢查一下就到單位去了,現在事太多。”聽了這話,朋友很是擔心。席偉笑著說:“你不是看我都走一萬多步了,能有啥事?再不去,他們扛不動嘍。”

但事情并非如此,開會的過程中,很多同事看到席偉的手在不停地抖動。兩天之后,席偉再次入院。在住院僅僅12天之后,他再次返回工作崗位。此時,他的體重已由200斤直接銳減到163斤。

咬緊牙關累倒在掃黑除惡第一線

在市中級人民法院,走進辦公樓的509房間,堆滿了整整638本案卷,而這個案子正是席偉在第三次入院前開庭審理的案件。并肩戰斗的同事們撫摸著這些案件,眼睛紅紅地說:“在那樣的身體條件下,他還一本一本地翻閱,工作到生命的最后一刻。”

回想起工作的點點滴滴,同事們心里難受至極,他們清楚地知道,席偉是為工作才累倒的呀!國慶節加班后,10月8日上午,某市司法局的兩名工作人員突然找到中院刑一庭,向市中院提請撤銷一名社區矯正人員的緩刑。

因為沒有提前和刑一庭聯系,席偉在接待司法局的同志、了解基本案情后,向分管領導作了匯報,當即決定組成合議庭,在驅車將近五個小時后,于當天下午5點半左右到達某市司法局。沒顧上吃飯,席偉就帶著合議庭成員開始庭審,庭審持續到當晚10點半左右。司法局準備的盒飯也冷了,席偉帶著大家吃了點飯就準備返程。同事們都勸他還是休息一晚,明早再趕回去。第二天早上4點,大家就坐上車往回趕。到了馬鞍山,席偉直接讓車把他送到檢察院開會,并且一再叮囑大家要去吃點早飯,而他自己餓著肚子去開會。

10月12日上午,院里開會,席偉參加會議做完報告后沒等會議結束,11點又換上法袍去開庭審理一件一審故意殺人案件。等開完庭,已經過了飯點。席偉顧不上吃飯,又準備下午全市法院掃黑除惡專項斗爭推進會的事情。下午會議結束,也已臨近下班,又匆忙去參加市掃黑辦召開的案件會商……

10月18日上午,席偉組織安排召開全市法院掃黑除惡專項斗爭新聞發布會;下午前往公安機關協調重大涉黑案件庭審保障事宜;晚上又潛心撰寫李某某故意殺人案審理報告。連日的高強度工作,使尚未恢復的身體受到巨大的傷害……

10月19日凌晨,胰腺炎第三次復發。

凌晨6點15分,在醫院的席偉打一個電話給遠在蘇州的好友:“真的好多事!但是,真的好疼呀!”

回憶那一刻,好友泣不成聲:隔著手機依然能感到他咬緊牙關的聲音。此時的席偉已經需要用杜冷丁來緩解疼痛。

身為一名共產黨員,掃黑除惡,責無旁貸

席偉第三次入院的消息在法院里傳開了,特別是他所在的刑一庭,沉悶的空氣彌漫著整個辦公室,所有的法官都好像變了個人,即使是休息,他們也呆在辦公室里,有的默默地望著窗外出神,有的低頭想著心思。

一位同事眼含熱淚寫下這樣的故事:有一次全庭晚上加班,您心疼同事,讓我統計大家吃什么,給大家點外賣,當我問您吃什么的時候,你回答我說還不餓,讓其他同事先點。后來,我們加完班,準備回家的時候,發現外面下起了雨,您安排好每一個同事回家方式,最后問我怎么回家。我說:“我家離得不遠,打車幾分鐘就能到家。”您說送我,順路正好吃碗面條。其實我知道,您是擔心我不能安全到家,可我不知道的是,最后您是否真的吃上了那一碗熱騰騰的面條吶。

而故事的另一面卻是,國慶期間,席偉讓同事們都放假回家陪伴家人,自己卻選擇堅守在崗位上,沒有選擇回家陪伴剛剛做完腿部手術的老母親。他總是心懷愧疚地對母親說:“忙完這陣子,我就回家陪您。”

但是,孝順的席偉食言了,他沒能再回家。作為市中級人民法院掃黑除惡專項斗爭領導小組辦公室副主任,他帶病工作、勇挑重擔、鞠躬盡瘁,最終累倒在摯愛的掃黑除惡專項斗爭工作中。

11月6日,是和席偉告別的日子,消息不脛而走,400余人自發趕來為他送行。大家內心積壓多日的痛楚,像火山一樣噴發而出,殯儀館頓時變成淚水的海洋。

在采訪的過程中,領導、同事、家人都似乎都有一個共同的感覺——席偉走了,但是他的精神依然在屹立在身邊。

作為刑一庭的黨支部書記,席偉肩負案件工作的同時,也肩負抓好“不忘初心、牢記使命”主題教育的責任。正如他在一次發言中所說:“身為一名共產黨員、一名法院干警,掃黑除惡,責無旁貸,就是要敢于擔當,沖鋒在前。”

河北麻将规则图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