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山深處的“背包警察”
瀏覽次數:246  作者: 舒城縣公安局  信息來源: 舒城政法委  發布時間:2019-07-11

7月9日中午,在舒城縣廬鎮鄉派出所,所長范世桃和輔警陳征各自將一個黑色的背包背到身上,包里裝著記錄本、相機、白色背景布和各種宣傳單頁,他們正準備出發前往鄉里的幾個村子,上門給村民們送身份證和照身份證照片。

廬鎮鄉地處舒城、潛山和桐城三地交接的山區,地廣人稀,不到一萬的村民分散在大大小小的各個山頭上,而且多以老年人為主,下山辦事極不方便。為了讓群眾少跑路,廬鎮鄉派出所民警們就將各種工作物品裝在背包里,每天上門挨個給村民服務,遇到不能行車的山路,民警們還要下車徒步。“背包警察”是當地村民對他們的親切稱呼,本網記者也前往廬鎮鄉跟隨民警一起,體驗了他們一天的“背包警務”工作。

一個背包一個水杯就是他們的的裝備

7月9日中午,在舒城縣廬鎮鄉派出所,所長范世桃和輔警陳征各自將一個黑色的背包背到身上,包里裝著記錄本、相機、白色背景布和各種宣傳單頁,他們正準備出發前往鄉里的幾個村子,上門給村民們送身份證和照身份證照片。

廬鎮鄉地處舒城、潛山和桐城三地交接的山區,地廣人稀,不到一萬的村民分散在大大小小的各個山頭上,而且多以老年人為主,下山辦事極不方便。為了讓群眾少跑路,廬鎮鄉派出所民警們就將各種工作物品裝在背包里,每天上門挨個給村民服務,遇到不能行車的山路,民警們還要下車徒步。“背包警察”是當地村民對他們的親切稱呼,本網記者也前往廬鎮鄉跟隨民警一起,體驗了他們一天的“背包警務”工作。

一個背包一個水杯就是他們的的裝備

背包里裝著筆記本、相機、背景布等各種物品

民警背包徒步走在鄉間的土路上

中午時分,廬鎮鄉的山腰里飄起了淡淡的霧氣,“過一會怕是要下雨。”派出所輔警陳征對所長范世桃說。“我們答應了那幾戶村民,人家還在家里等著呢,下雨也要去的。”范世桃回答說。

吃過午飯,民警各自拿出自己的背包,開始整理需要攜帶的物品。“一般我們要帶著做信息采集用的筆記本,一塊白色背景布和照相機是給村民拍身份證照片用的,各種宣傳單頁是發放給村民的,還有一疊印著我手機號的警民聯系卡,村民遇到急事就可以打我手機。”范世桃說著又拿出一個大水杯,“出門一趟至少大半天時間,路上喝水就靠這個杯子了。”記者接過這個水杯,發現杯壁和腰部掛鑰匙串的一側已經磨得锃亮,“2017年新派出所剛成立時發的這個杯子,到現在已經快三年了。”

民警整理好物品,背上背包,發動警車朝大山深處行駛去。范世桃告訴記者,他們今天要給一位68歲的老人送身份證照片,給一位70多歲的老人照身份證照片,再給另外一戶老兩口進行信息采集。

山路彎彎,頭一天晚上又下了雨,警車小心翼翼地行駛在山路上,途中還繞過了一處山體滑坡的現場。在車上,范世桃向記者介紹,現在廬鎮鄉由原先的廬鎮鄉和洪廟鄉合并而成,現有2萬多人口,13個行政村分布在131平方公里的山區內。廬鎮鄉位于舒城縣的西南邊,與潛山、桐城交界,是該縣最偏遠的一個鄉。“我們鄉轄區面積在全縣排第三,但人口全縣最少,全部分散在各個山上,是典型的地廣人稀,而且我們派出所只有6名警力,人手十分緊張。”

和大部分山村一樣,廬鎮鄉也面臨著空心化的趨勢,村里的青壯年大多外出務工,并在縣城或者六安市里買了房子,留下來只有七千多人口,基本上以老年人為主。最高的一個山村在花巖山頂上,海拔超過了1000米,山高路遠,加上老人腿腳不便,下山辦事一趟十分困難,為了便民,廬鎮鄉派出所的民警們就帶上設備,上門去給村民服務。“包括送證件,拍身份證照片,信息采集,化解矛盾糾紛,政策宣傳等等,這些都在我們的工作職責范圍內。”范世桃說。

一個山頭接一個山頭民警們半天時間跑了三家村民

民警給腿腳不便的老人管云華送去了新的身份證

民警正在給不識字的程立高老人講解安全防范知識

民警正在給陳壽英老人拍身份證照片

轉過一個又一個峭壁,爬了一個又一個山頭,警車在山上越爬越高,山間霧氣也變得越來越濃。民警們要去的第一個村民家是姚咀村的管云華家,經過半個多小時的車程,警車停在了村小學門口,剩下的一段山路他們要徒步前往。

來到管云華家,老人已經站在了門口等著民警到來。今年68歲的管云華患有風濕性關節炎,走路一瘸一拐,他告訴記者,家里就他和老伴生活,平時三四個月也難下山一趟。去年他在外出時不慎弄丟了身份證,民警上個月給他上門拍照,今天終于可以拿到新的身份證了。

“老人家,這是你的新身份證,收好可別再弄丟了。”范世桃將證件遞到管云華手中,老人笑得合不攏嘴。“坐坐,喝茶喝茶。”管云華的老伴張羅著要倒水。“不了,我們還要去下一家,你們多保重。”民警一邊推辭,一邊匆匆離開。

回到小學門口,發動警車,再經過半個多小時的車程,車子拐上另外一條山路,朝著另外一個山頭駛去。山路狹窄,有的轉彎處要打兩把方向盤才能過,有的甚至就是擦著峭壁過去的,這次的目的地是江山村老庵村民組,74歲的陳壽英老人也是在前段時間弄丟了身份證,這次民警來上門給她拍照。

民警在一面墻壁上布好了白色背景布,陳壽英換上平時不舍得穿的新衣服,坐小板凳上。“老人家,坐正一點,頭側一點,笑一笑,好!”范世桃拿著相機,很快就給老人拍好了照片。“我母親年紀大了,要不是你們上門服務,我真不知道怎么給她辦新身份證。”老人的兒子不斷感謝。“不用客氣,新證一做好我們就給你送來,讓老人家在家安心等著就好。”民警收拾好背包,繼續趕往下一家。

走出屋外,山里的霧氣已經濃的化不開,終于開始下起了淅淅瀝瀝的雨水,鄉間的泥土路變得更加泥濘,范世桃和陳征打著雨傘,深一腳淺一腳地走往同在老庵村民組72歲的村民程立高家中,他們要給老兩口采集信息。

“你家有幾口人,兒子兒媳都在哪打工???”在程立高的家里,民警坐在屋內吃飯的的小方桌前,一邊詢問老兩口的家庭成員情況,一邊記錄在筆記本上。了解完信息,范世桃又掏出背包里的宣傳單頁遞給老人。“我不識字,”程立高為難地說。“我來講給你們聽。”民警坐在老人身邊,拿著單頁給老人逐條講解。“家里不要放大量現金,身份證和銀行卡要分開藏著,出門要鎖門,家里電線要經常檢查,看看有沒有被老鼠咬壞的地方。”程立高老兩口邊聽邊連連點頭。

用心換心警民相處像一家人

時間久了,水杯的一側已被磨得锃亮

途中遇到一處山體塌方,警車只得小心繞行

忙完當天的行程,開車回到所里,已經是傍晚5點多了,天色也漸漸昏暗下來。“今天需要服務的居民不多,回來算是比較早的了,有時候約村民上門去信息采集,家中傍晚才有人,我們也只得傍晚趕過去,等采集完信息,都要走夜間山路,還是挺危險的。”范世桃告訴記者。

在派出所里,記者見到了廬鎮鄉的鄉長羅新。羅新告訴記者,廬鎮鄉派出所的民警“多為群眾著想,讓群眾少跑路”,把群眾的事為自己的事,贏得了民心,和村民處得就像一家人一樣。

今年以來,該所“背包警務”累計為60歲以上且行動不便群體辦理身份證102個,送證55起,解決無戶口群眾5例,調解糾紛23起,信息采集321人,收到錦旗和感謝信11次。

微信圖片_20190711170540.jpg

微信圖片_20190711170544.jpg

微信圖片_20190711170527.jpg

微信圖片_20190711170531.jpg

微信圖片_20190711170523.jpg

微信圖片_20190711170504.jpg

微信圖片_20190711170548.jpg

河北麻将规则图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