糾集多人毆打他人的行為構成聚眾斗毆罪
瀏覽次數:1176  作者: 裕安區檢察院 夏楊霏    發布時間:2015-12-14

 一、基本案情

 2010年10月6日21時許,李某、倪某、葛某等人在某歌廳跳舞,因李某踩周某左腳一事引起雙方爭執,后李某在熟人的調解下與周某講和。次日,李某在外偶遇周某,周某因昨日之事打了李某耳光,李某見周某方人多,沒有當場還手。后李某邀葛某、倪某、王某等人帶著棍棒來到周某家茶樓,欲報復周某,因周某不在茶樓,且周某母親聲稱報警,李某等人作罷。后李某、葛某、倪某、王某在周某家附近閑逛,傍晚時看見周某與另兩人乘坐出租車路過,李某等四人遂追趕攔截出租車,并對周某三人拳打腳踢,其中李某、葛某持棍棒毆打三人,三被害人損傷程度均為輕傷。

 二、分歧觀點

 本案對李某等四人觸犯刑律構成犯罪均無異議,但對于幾人行為如何定性,存在三種分歧意見。

 第一種意見認為,李某等人的行為構成尋釁滋事罪。本案的起因是李某與周某在歌廳跳舞時,因身體碰觸而引發矛盾,兩人雖已調解和好,但次日周某偶遇李某時打其巴掌,李某便糾集葛某、倪某、王某等人教訓周某,主觀上葛某、倪某、王某積極響應李某提議,犯罪心理上是為了滿足耍威風、逞義氣,通過隨意毆打他人,追求精神刺激;客觀上四人對周某三人拳打腳踢,李某、葛某持棍棒毆打周某,造成周某三人輕傷,具有尋釁滋事的行為和后果,且李某等人與被害人周某并無深仇大怨,毆打周某等人的行為屬于尋釁滋事罪中的“無故毆打”。綜上,李某糾集葛某、倪某、王某等人持械隨意毆打他人,情節惡劣,其行為構成尋釁滋事罪。

 第二種意見認為,李某等人的行為構成聚眾斗毆罪。首先,李某為報復周某而糾集他人,在糾集葛某、倪某、王某等人時,言語中明確有斗毆之意,葛某、倪某等人亦證實了這一點,應認定李某主觀上有聚眾斗毆的故意;其次,李某糾集了葛某、倪某、王某三人,持棍棒對周某等人實施毆打致三人輕傷,應認定其客觀上實施了聚眾和斗毆的行為;再次,李某等人對周某三人的毆打,其造成的危害結果是對社會公共秩序的破壞。

 第三種意見認為,李某等人的行為構成故意傷害罪。李某等人主觀上具有侵犯他人健康權利的故意,客觀上因瑣事引發矛盾,對特定的對象進行毆打,損害他人的身體健康,達到輕傷,不屬于雙方互相攻擊的性質。至于李某等人在現場,對與周某一起的另兩人也實施了毆打,犯罪對象的擴大性并不影響李某四人傷害行為的成立,應認定李某等人客觀上對周某三人均實施了傷害的行為。根據主客觀相統一原則,李某等人的行為應構成故意傷害罪。

 三、評析觀點

 筆者同意第二種意見。

 第一,李某一方不屬于隨意毆打與特定傷害。

 尋釁滋事罪中的隨意毆打他人,一般是指行為人無正當理由對他人實施的無故毆打。由于尋釁滋事罪侵犯的犯罪客體是正常的社會公共秩序,故應綜合分析犯罪嫌疑人在一段時間內此類行為實施的情況和造成的后果來判斷是否構成尋釁滋事罪中的“隨意毆打”。本案中,李某等四人雖然對周某等人實施了毆打行為,但由于并非是基于尋求刺激的動機,無端生事,也無其它一貫性行為,而是因為周某打了李某巴掌,李某氣不過想報復,后李某糾集倪某等人打架,具有明顯的邀約斗毆的動機,不應認定為尋釁滋事罪中的“隨意毆打他人”。至于李某等人本意毆打周某,在打架的過程中又同時毆打隨同周某的兩個朋友,這是否屬于毆打對象的隨意性,筆者認為,這不影響聚眾斗毆性質的變化,構成聚眾斗毆的關鍵因素不在于事先有無共謀,而在于行為人有無共同實施多人斗毆的行為,雖然李某等人對周某及其兩個朋友一起實施毆打,脫離了預先設定對象的范圍,但當他們四人一起對周某等人實施毆打行為時,他們之間主觀上已經形成了共同的聚眾斗毆犯意,客觀上也實施了毆打行為,雖與事先預定的斗毆目的較為不同,但不改變其行為的本質屬性。因此,李某等人的行為仍應認定為聚眾斗毆罪。

 第二,李某一方聚眾并實施毆打符合聚眾斗毆罪的主客觀條件。

 聚眾斗毆不僅要有聚眾的行為,而且要有斗毆的行為。斗毆是指行為人主觀上有與另一方互毆的故意,客觀上實施了毆斗的行為?;墓室饪梢噪p方同時具備,也可以一方單獨具備。毆斗行為可以雙方均實施,也可以一方實施、另一方未實施。只有同時具備聚眾斗毆故意和毆斗行為主客觀條件的才構成聚眾斗毆罪。聚眾斗毆不排除一方聚眾斗毆并實施毆打他人的情況,單方可以構成,只要符合聚眾和毆打條件的均可以單方面構成。本案中,要注重考察李某等行為人的主觀方面,李某等人的犯罪動機為報私仇,并有與對方互毆的故意,客觀方面表現為糾集多人實施了毆打的行為。而另一方雖然未有斗毆的犯罪故意,但李某一方具有明顯的犯罪故意,糾集幾人聚在周某家茶樓樓下,目的就是毆打周某,后在熱鬧繁華的路邊攔截乘坐出租車的周某,其故意的指向不僅是他人的身體健康或者安全,更應是社會公共秩序,其不顧這是公共場所,仍攔截、毆打他人,這可能會影響到社會秩序的安定,所以說,李某等人既具備了聚眾和毆打行為,又損害了正常的社會公共秩序,幾人的行為性質符合聚眾斗毆罪的構成要件。

 第三,本案具有持續性、整體性的特征。

 聚眾斗毆具有持續性特點。依據刑法理論,對出于一個犯罪故意、一個犯罪目的,實施一個犯罪行為,觸犯一個罪名,并且為實現一個犯罪目的,行為處于持續發展狀況的是持續犯。構成聚眾斗毆全過程的基本條件應當是指包含從聚眾斗毆的起意、糾集、預謀、實施到結束這樣一個完整過程??v觀本案,分為二個階段,糾集聚眾以及實施毆打階段,第一階段中李某邀約葛某、倪某、王某毆打周某,因意志以外的原因而作罷,但聚眾毆打的故意并沒有中止,李某等四人均承認在路邊閑逛就是不死心,是為搜尋周某,報復私仇。第二階段李某等四人在路邊追趕、攔截周某乘坐的出租車,并對周某三人實施毆打,可以說斗毆的犯罪故意貫穿整個犯罪行為過程,不能孤立、分割的去看李某等人的行為過程,應全面客觀分析案件,對李某來說,邀約聚眾、斗毆的行為持續不間斷,而與李某構成共同犯罪的葛某三人,均是應李某之邀,存斗毆之意,行斗毆之實,四人的行為性質均符合聚眾斗毆的構成要件,均應以聚眾斗毆罪追究四人的刑事責任。(裕安區檢察院 夏楊霏)

河北麻将规则图解 青海十一选五走势图带连线 加拿大28预测_神测网 网上股票开户有危险吗 重庆快乐十分开奖 股票短线是什么意思 重庆幸运农场背靠背 广西福彩快乐十分 北京时时彩 河北11选5任三技巧 重庆时时彩分析软件破解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