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法占有以單位名義索取的財物應如何定性
瀏覽次數:1005  作者: 金寨縣檢察院    發布時間:2015-03-13

一、基本案情

陳某,男,現年54歲,安徽省某縣商務局副局長,分管多個商事業務,其中包括該局名下部分房產的拍賣。

2013年4月,商務局名下位于多個鄉鎮的原百貨公司房產,因長期閑置,經主管部門批準,由該局安排拍賣。陳某作為分管領導,與鑫河拍賣公司簽訂了拍賣合同,雙方約定以拍賣款的5%作為給付鑫河公司的傭金。2013年5月至2014年5月,鑫河拍賣公司分別拍賣了商務局名下的三處房產,根據合同約定所得傭金為20萬元。在拍賣工作進行過程中,陳某曾在與鑫河公司經理王某交談中提及,商務局資金緊張,希望鑫河公司能夠部分返還傭金。王某基于以后工作的考慮,同意了陳某的要求。對于此事,陳某從未向同事及領導提及。2014年6月,商務局在與鑫河公司結算傭金時,陳某要求局會計將款項交給自己,由自己親自支付。但事后陳某僅付給鑫河公司現金6萬元,并將王某代表鑫河公司出具的20萬元的收款收據交予單位入賬。

2014年7月,經人舉報,陳某被立案偵查,在查及該款項時,陳某承認確有此事,辯解該款項是其為單位要的,且提供了很多的票據證實該款項已為單位開支,但經偵查證實陳某所提供票據多為個人開支。

二、分歧意見

本案爭議焦點,集中在陳某的行為是否構成犯罪,具體應當定何罪。對此,共有三種意見。

第一種意見認為,陳某的行為構成貪污罪。理由:(1)陳某利用了職務上的便利。陳某提出返還傭金的要求,之所以能夠得到王某的同意,是因為他是商務局副局長,他利用了職位上形成的心理壓力和未來可能的利益誘惑。同時,陳某之所以能夠順利占有該款項,也是利用了他副局長的身份使得會計將錢交予他。(2)陳某占有的資金性質應當是公款。雖然從表面上看,陳某占有的資金貌似鑫河公司的傭金,但這不過是陳某掩人耳目的手段,資金的性質從未發生改變。從形式上看,陳某沒有實際交付給王某資金,錢從來沒有離開過陳某口袋。從實質上看,陳某并不是為了單位,如果單位真的資金緊張,陳某完全可以在簽訂合同時降低傭金的標準和數額,沒有必要在履行合同過程中又以此為理由提出返還傭金的要求,所以其真實的目的是為了隱瞞、欺騙單位,非法占有單位資金。

第二種意見認為,陳某的行為構成受賄罪。理由:(1)陳某非法占有的資金性質不是公款,而是歸鑫河公司所有的傭金。根據事先簽訂的合同,以及事后王某出具的收條,可以認定資金的性質已經發生了轉變,從公款變成了鑫河公司所有的傭金。同時,錢是種類物不是特定物,不能僅因陳某省略了掏錢、交錢、再收錢的過程,就認定資金的性質沒有發生轉變,所以陳某利用職務便利非法占有的是私人財產不是公款。(2)陳某的行為是個人行為,不能代表單位。雖然陳某是單位的分管領導,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其行為具有代表性,但是就本案而言,有證據證明陳某要求返還傭金一事從未與他人提及,且將王某出具的20萬元的收條交予單位入賬,后該資金又多為個人開支。所以陳某打著單位的名義不過是其掩人耳目的手段,不能就此認定其行為是單位行為。

第三種意見認為,陳某的行為應當分階段進行分析、認定。陳某前期索要傭金的行為是單位索賄。陳某是商務局副局長,曾代表單位與鑫河公司簽訂合同,后又代表單位指導、監督拍賣工作,所以其以單位名義提出返還部分傭金時,其行為也具有代表性,應認定為是單位索賄。因單位受賄罪的定罪要求之一是為他人謀取利益,但本案沒有滿足這一條件,所以該罪不能成立。陳某后期非法占有資金的行為構成貪污罪。雖然本案單位受賄罪不能成立,但資金的性質卻進一步明確,是公款無疑。陳某利用職務便利,采用隱瞞、欺騙等方式非法占有該資金,其行為應當構成貪污罪。綜上,陳某的行為構成了貪污罪。

三、評析意見

對于本案,筆者持第三種意見,理由如下:

一、陳某以單位名義索要傭金返還的行為應當認定為單位行為。第一,陳某的身份可以代表單位。陳某是商務局副局長,分管工作中包括房產拍賣,且一直代表單位處理與拍賣有關的工作,例如簽訂合同,監督、指揮拍賣工作等等,即在與鑫河公司打交道的過程中,陳某代表商務局。第二,鑫河公司同意返還傭金的原因不在于陳某個人。陳某與鑫河公司經理王某并無私交,在與王某商談傭金返還時,陳某是以商務局副局長的身份,并打著單位資金緊張的名目,而王某同意的原因是希望日后能繼續與商務局有業務往來。且在案發后,陳某和王某都認定返還的傭金是給單位的,不是給陳某個人的。因此,筆者認為,陳某作為商務局副局長索要傭金的行為是單位索賄。

二、未為鑫河公司謀取利益,單位受賄不成立。根據相關法律規定,單位受賄與個人受賄有較大區別,其定罪要求更為苛刻,即使是索賄,要認定其行為構成單位受賄罪,仍必須具備為他人謀取利益的條件。結合本案,商務局與鑫河公司簽訂合同在先,索要傭金返還在后,且三次拍賣工作結束后至案發前,商務局與鑫河公司再無業務往來。根據相關證據顯示,陳某在所有傭金時從未承諾為鑫河公司謀取利益,而在實際工作中,商務局也未為鑫河公司謀取利益。因此,筆者認為,商務局未為鑫河公司謀取利益,陳某的行為不能成立單位受賄罪。

三、資金的性質是公款。對于這一點,不管是以持第一種觀點人的思維方式進行分析,還是以持第二種觀點的,都是無懈可擊的。如果以第一種觀點,那么資金的性質從未發生改變,陳某所有行為的目的是為了欺騙單位,非法占有單位資金,錢至始至終都是公款。如果以第二種觀點,那么資金的性質雖然發生轉變,但其轉變的軌跡應該是公款、私款、再公款,即陳某非法占有該款項時,資金又變成了商務局所有的公款。因此,筆者認為不管怎么分析,資金的性質是公款毋庸置疑。

四、陳某利用職務便利,采用了隱瞞、欺騙等方式非法占有公款的行為構成貪污罪。第一,陳某在整個行為過程中利用了職務上的便利。陳某之所以能夠順利占有該款項,一是利用副局長的身份安排會計將錢交給了他,二是利用副局長的身份讓王某出具了二十萬元的收款收據,所以其副局長的身份至關重要。第二,陳某采用了隱瞞、欺騙等方式。從案件發生過程來看,陳某先是隱瞞了他向鑫河公司索要傭金返還的事實,后又用20萬元的收款收據欺騙單位,以掩蓋其侵吞14萬元的事實。第三,該款項是公款,且已用于個人開支。對于款項的性質,筆者已經進行了詳細闡明不在贅述。同時,相關證據證實,該14萬元,陳某并不是為單位支出,而是用于個人開支,即能夠認定其非法占有的主觀目的。因此,筆者認為陳某非法占有14萬元公款的行為構成貪污罪。

綜上,筆者認為,經過分階段具體分析,陳某有兩個行為,一是代表單位索賄,一是利用職務便利非法占有公款。因前行為未達到定罪條件,不構成單位受賄罪,所以對陳某僅以貪污罪定罪處罰。

 

                                                                                      (安徽省金寨縣人民檢察院張帆)

(案例分析意見系作者個人探討,不代表本網觀點)

 

河北麻将规则图解